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那霸道的温柔
那霸道的温柔
有点痛,小元试着伸展了一下四肢,发现浑身酸痛,特别是手臂。她艰难的支起身子,环顾四周,发现竟然是在自己的房间里。难道昨晚只是一个噩梦?小元低头看了看自己,满身的吻痕,下体的感觉,那分明不是梦。难道是他送我回来的?

  她无力的甩甩头,想起来洗个澡,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是干干净净的了,而且有吻痕的地方似乎都被抹上了一层透明的凝露,散发着澹澹的清香。

  小元完全怔住了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好的,昨天那不是梦,我知道。可是,我没理由?昏睡这么久,直到……直到……他替我洗了澡,竟然都毫无知觉!

  一种恐惧涌上了小元的心头,她看了看房门,他?不?就在外面?他究竟想干嘛?小元又缩回了被子里,蒙住头,胡思乱想起来。

  犹豫了片刻,小元还是决定起来瞧瞧。她壮着胆子打开了所有的房门,在确定家里除了她再无别人时,才长吁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的把自己丢到了沙发上。

  闭上眼,脑中却是满是昨夜那个霸道男人,那是他的上级,来公司到现在也大概才有3 ,4 个月时间,他的样子很讨好,虽然有时候有点拒人千里的感觉,但若即若离的态度相反让人很想接近,小元承认自己也对他有好感,可是这样的男人总是不安定的,所以她也从不妄想什么,然而……小元似乎仍然可以感觉到他结实的身体,炽热的呼吸,……那分明都是真实的。

  小元带着一脑子的问号和不安,尽管千万个不愿意,还是换好了衣服准备上班。她自己都弄不懂究竟怎么了,明明是被人强奸,却没有一点生不如死的感觉,电视剧里的女人被人强暴过后不都是痛哭流涕,要死要活的吗?

  关门。按电梯。走出大门。

  刚刚到街上,小元就死死的钉在原地,半步也挪不动了。仅仅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心脏简直就快蹦到了嗓子眼,她来不及反应,身体告诉她的唯一指令就是——跑。小元扭头就跑,电梯没来,只有跑到楼梯口,可是刚刚推开楼梯间的门,她的臂膀就被一只强壮的大手拽住,她尖叫着,身不由己的被人搂到怀里。

  “你到底想怎么样!?”小元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抬手就是一巴掌,那个人居然不躲不闪,结结实实的受着,这种反应却让小元愣住了神。

  雷奕站在对面,用一种说不出什么滋味的眼神望着霍小元,半晌,才开口道:

  “你跟我走。”

  小元彻底煳涂了,却也愤怒了:“你把我当什么?随传随到的鸡?!”

  “不是!”雷奕突然吼了出来,小元吓的连退两步。

  雷奕似乎很激动,可是又尽量克制着自己,他看着霍小元惊慌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你跟我走——我爱你。”

  什么?小元几乎晕倒,他爱我?那个强暴我的男人说爱我?她掳起袖子,露出一圈乌痕,冷冷的说道:“这就是你爱人的方式?”

  雷奕闭了闭了眼睛,似乎有些痛苦的样子,说道:“你可以报复我,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——我爱你。”最后那叁个字斩钉截铁,非常霸道。

  小元不敢正视他的眼神,她完全可以感觉到从那里散发出的炽热气息,简直要将她熔化,她的心里如同小鹿乱撞,全然不知所措。如此直接的表白辞令,霍小元平生还是第一次领教,她尽力掩饰自己颤抖的声音,说道:“床也上了,你不必费劲心机编这么美丽的谎言,我没打算告你,你走!”说完,她转身要走。

  突然,雷奕伸手从后面搂住小元的腰,这次的动作极为轻柔。他吻她的?,后颈,头发,肩膀和耳垂,轻,慢,柔和中传递着一种热烈。

  小元轻轻的颤抖着,却没有抗拒,难道是信了那个“爱”字?小元不知道,也没有了思考的能力。她只觉得雷奕的手摸上了她的乳房,隔着衬衣有一下没一下的?捏。

  “恩……恩恩……”小元轻声喘息着。

  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”这句话竟在这个场合应验了。

  霍小元鬼使神差似的一下转过身子,用双臂抱住散发澹澹古龙水味道的男人……舌头与舌头的纠缠,齿与唇的相咬使她阵阵气促,她感到憋闷,把脸扭过一边。雷奕的双唇滑在她的面颊上。他吻着她的下巴,鼻翼,太阳穴,额头……小元意乱情迷起来。

  雷奕用嘴巴咬下衬衣的扣子,小元露出颈下一片雪肌,再来便是柔软的乳房,他将头埋上去,贪婪的闻着小元的体香,舌头在半个裸露的乳房上一次次划过,小元娇喘连连:“啊……啊啊……等……等等……这里是楼梯间啊……”

  雷奕不理,右手由腰肢游走到小元的两腿之间,温柔的摩挲着,他用手指将肉缝上的内裤拨到一边,直接刺激那位于敏感地带的阴蒂,小元周身软了下来,完全依付着雷奕,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,低声呻吟着。

  忽然,楼梯间外传来一阵嘈杂,好像是几个年轻人在等电梯,一门之隔,小元吓的大气也不敢出,如果这副淫荡的样子被外人看到岂不羞死了。她咬着嘴唇,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跑出喉咙。雷奕不似昨夜的狂暴,不急不徐的上下动作,手中传来湿漉的感觉,小元的身体渐渐发热,乳房涨的厉害,两粒乳头在蕾丝胸罩下面昂然耸立,雷奕隔着胸罩就嚼住了它。

  一?儿,外面的人终于走了,小元忍不住高声叫起来,快感连绵不决的传递着,她背贴着墙壁,双腿无力,香汗淋漓。

  忽然,像是一团火焰冲进了她的身体,小元闷哼一声,那根火热的肉棒在她的阴道内横冲直撞,一深一浅的前后试探,直搅得小元欲仙欲死,淫水不停的从洞口溢出,顺着大腿根流了下去。小元已经完全忘了身在何处,忘乎所以的叫喊起来:“啊啊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点……插……插我……噢啊啊……哦……”

  声声句句敲打着雷奕的耳膜,他原本愧意于昨夜的粗暴而不愿太过用力,如今听到小元的淫声浪语,再也顾不了那么多,每次都倾尽全力,直顶花心,小元的被上下耸动着,背部一次次撞击在墙壁上,浪叫声随着雷奕的攻势而时高时低。

  终于,小元痉挛着达到了高潮,她软软的倒在雷奕的怀里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与此同时,雷奕也觉得龟头一热,连忙急促抽送了几下,便将所有的精液统统射在了小元的阴道内,高潮过后的小元又颤栗了起来。

  雷奕紧紧的抱住小元,仍然将阴茎留在她的肉洞里,享受着被挤压包裹的温暖滋味,好一?儿才抽离出来。

  “跟我走。”他爱怜的抚摩着她的长发。

  小元靠在他结实的臂弯里,没有出声,眼泪却已经不争气的流下来,但这一次不是屈辱也不是愤怒。

  “跟我走。”雷奕坚定的重复了一遍,语气中蕴藏着恳求。

  小元点点头,依偎得更紧了。

  雷奕欣喜的吻着她的面颊,吻干她的泪痕,低声说道:“我爱你,小元。”

  小元浅浅的笑着,爱吗?你真的爱我吗?她感受着这个男人的强壮,温柔,还有霸道。心里一阵得患失的悸动。

  雷奕,如果哪天你说不爱了,至少,我曾经拥有过你。

  一颗眼泪顺着面颊,滴落在雷奕的胸膛之上……

【完】